当前位置: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 > 高手公式资料 >
第七章悲乎喜乎(21/105)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05-29 05:33
(更新时间:2004-12-1011:25:00本章字数:7806)闻噩耗师傅西去,传捷报徐明夺关。“二师兄~~~~~~~,你们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常天看着二师兄司马冀及身后的同门个个带孝,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大吃一惊。“常师弟,师傅他老人家过世了。”司马冀满眼含泪悲愤地说道。“啊,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你慢慢说清楚。”司马冀边抹着眼泪边将事情原委一一道来:灵山位于中州往西的乞灵山脉东端,属于何、马二人的势力范围。何士岩几次邀请灵山老人出面帮助自己,都被拒绝了,后来何士岩在得知常天曾拜灵山掌门林风为师后,就一直想除掉这颗眼中。上个月何部大将张敏召集了一些武林败类率二万精兵突袭灵山,危急关头,灵山老人与大弟子萧冰结“水月大阵”阻挡,令二弟子司马冀率残余门人从秘道逃跑,并交代司马冀等以后就跟随常天,不必再重建灵山派。常天知道,灵山派的水月大阵幻化出的水、月是一种幻境,在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身在其中的人会暂时丧失分辨方位的能力,但这个阵法需要十名幻术功力相当高的人同时运功才能发动,如果少过这个人数强行发动,对发动阵法的人就会产生致命的危害。师傅与大师兄仅两个人发动这个阵法,那就绝对没有生还的机会了。灵山掌门林风博通多门技艺,无论是风水、武学或是幻术在玄黄境内都有着泰山北斗的地位,在自然学术与军政等方面也有着非凡的成就与精辟的见解。水月大阵便是幻术的一种,西方人称其为魔法,太阳帝国将其稍微变化后则称为忍术。常天是林风的关门弟子,对师傅的盖世武学常天也不过十得其一而已。默默地听着二师兄的述说,常天早已忍不住泪留满面,悲恸万分,许许多多的往事一起涌上脑际,可以说没有林风就难有常家父子的今天,自己的劝父入川、氐女族之行还有一身武学等等哪一样不是因为师傅的悉心教导啊?那三年间,林风与常天之间建立起的不仅仅是师徒之情那么简单,林风的教学精神便是顺其自然,严厉却不古板,非常符合常天的个性与爱好。常天曾写信给师傅,希望他老人家能出山一展雄才,可被林风拒绝了。难道这么一位博古通今、学贯东西、忧国忧民的大师就这么走了吗?常天还是有些不相信。“师傅他老人家有什么其他交代吗?”隔了好半天,悲痛中的常天又问道。“这个,”司马冀显然很不情愿,但还是不敢违背师傅的遗言,勉强说道:“师傅说,不要因为私怨而影响天下大事!”“何士岩你个混帐王八蛋,人格、情操、胸怀如此伟岸的大师你都要加害!迟早要你血债血偿!”常天暗暗发誓。“唉,怪不得师傅让我不要宣传这层师徒关系,看来都是因为自己啊!”常天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之中。直到过了许久,思思故意的咳嗽声才让常天想起还没安顿好司马冀等一行,忙歉意地苦笑了笑。安顿好司马冀等一行,常天考虑怎样在军政系统中安排才比较合适,灵山一派相对于玄黄其他著名武学门派长于幻术,但林风不知什么原因并没有教常天这些,而常天似乎也不喜修炼幻术,但他却知道这门武学的厉害。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常天第二天单独见了师兄司马冀,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他,司马冀非常高兴常天的安排。常天的意思是要司马冀及灵山弟子发挥所长,负责对敌对势力的侦察、破坏、暗杀等行动,直接听命于常天,名称上暂时叫安全司。刚开始安全司的职责与唐门的情报组织似乎并无重叠和冲突,但后来因为情报与行动、国内与国外根本难以严格分开,所以随着双方业务的发展,打架的地方也就越来越多。司马冀三十出头高手公式资料,喜穿黑衣高手公式资料,性格冷静、善于思考高手公式资料,其幻术的修为早已得到师傅的真传,就连大师兄萧冰也不及他。东方大陆战争爆发后,他就想下山做点事情,可师傅一直说时机未到,没想到下山的时机竟然是师傅和大师兄以生命为代价!得到常天委以重任的司马冀此时抓紧招募人手,一心想着的就是先为师傅和大师兄报仇。※※※※※又是一年,还是那个银色的世界。这些年各方似乎专门挑大冬天展开外交活动。常天安顿完司马冀一行,紧接着就是大食国使者要求接见。大食帝国与常天统治的西北有着一段不短的沙漠、高山边界,但一般都会通过维尔国进行商业和贸易往来。“尊敬的常大将军,我是大食帝国的使节默哈默德.丘里夫,受我们帝国皇帝陛下的委派,前来拜见大将军阁下。把礼物抬上来。”丘里夫是个大胡子,头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白毛巾,年纪看起来怎么也有五十以上,但说起话来却中气十足。丘里夫的手下抬上来三个大小不一的箱子。第一个大箱子里放的是一盆足有一米半高的血红色珊瑚,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一般的珊瑚有半米长就非常值钱了,看得这些生活在内陆的人们惊奇不已;第二个箱子里放的是个战船模型,做得微妙微俏,竟然是用整块黑色水晶所造,不要说做工,就凭那块黑色水晶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了;等到打开第三个小得多的箱子,大家眼睛都看直了,里面赫然是一个拳头大的龙珠,闪闪发出柔和的白光,按照丘里夫的说法,这颗无法用价值衡量的龙珠是送给常夫人的。“丘里夫大人,按照我们玄黄人的说法,叫无功不受禄。如此重礼,如何敢受啊!”常天笑呵呵地说道。“常大将军误会了,误会了。我们伟大的哈里夫皇帝陛下希望和大将军交个朋友,别无他意。哈哈。”丘里夫似乎真的没别的意思。“既然丘里夫大人如此说法,那就却之不恭了。不过我们玄黄人还有句话,叫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大家是朋友,就不要客气,你们有什么要求但请直言。”常天当然不会相信对方别无他意的鬼话,不过大食国与金帐汗国交兵,对常天来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丘里夫至少不应该是敌人吧。“如果常将军不禁止贵地的“商人”卖给我们弩箭和武器,我将代表本国对大将军表示十分的感谢。”丘里夫鞠躬微笑着说道。“哈哈哈,丘里夫大人尽管放心,今后玄黄西北的大门随时为你们哈里夫皇帝陛下的骆驼敞开,你们需要什么尽管和傅大人商量。”常天指了指傅子文。“感谢常大将军,我们皇帝陛下和臣民们一定会感激大将军的。”丘里夫没想到这么顺利就能购买到闻名联合大陆的弩箭,因为只有玄黄人才真正掌握射程超过二百五十米的弩箭制造技术,拿来对付翼龙骑兵比一般的弓箭强了好多倍。事后唐思思有些疑惑常天怎么这么轻易就答应把这种一直属于禁运的武器卖给大食国。常天的回答是:“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对于玄黄人来说,没有任何事情比让可可尔陷入内乱难以自拔更为重要。”当然,常天也没忘记嘱咐傅子文卖给大食帝国的弩箭必须在射程上比常天军用的属于低一个档次的产品。不过尽管如此,丘里夫这趟的任务对大食帝国来说还是相当成功的。后来可可尔曾为这件事情责问常天,常天的回答是:“这是商业行为,官府不好干预,如果金帐汗国有需要,也同样可以找我们的商人购买啊。再说我们的协议仅仅是互不侵犯,并不是互相帮助嘛!”可可尔听说后大骂玄黄人太狡猾,不过后来把协议找出来看了看,香港赛马会精选资料大全还真是那么回事, 香港挂挂牌精选资料协议上清清楚楚写的仅仅是两家互不侵犯对方的实际控制范围而已。常天临行前与徐明两个人深谈了一次。“此次回川, 白小姐精选一肖一码我想将西北全权委托给将军, 白小姐六肖选一肖期期准如何?”常天征求徐明自己的意见。看着徐明半响不回话,常天又说道:“当然,如果将军和我一起进川也好,家父几次来信提及,很是想和你见一面呢。只是西北交给他人,我总是不能完全放心啊。”“承蒙少将军看重,徐明惭愧。不过有件事,不知当不当问?”徐明踌躇着说道。“将军尽管问,常天必定知无不言。”“好,少将军此去西川,是否为称帝一事而去?”徐明直接问道。常天望着徐明,发现徐明也正看着自己,两人都没有回避对方的目光,就这么互相凝视了片刻。最后还是常天微微叹息了一声,略微转了下头,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徐将军以为如何?”“在下对大都督称王一事完全赞成,玄黄大地应早得明君,以期江山一统,此乃民心所向,众将士亦盼建功立业,好效命疆场,这也是迟早之事。只是目前形势对我们并不完全有利,无论西北或是西川,相较与玄黄内陆毕竟不算富庶之地,论人口不过千余万,不及玄黄总人口十分之一;论实力,我们还比不上何、马和公孙无成,与袁霄在伯仲之间。我军虽然战力比较强大,但长期的战争毕竟还得靠资源的支撑。还有,重要的是:如今大散关与荆州皆不在我手,等于永远是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呐。”“将军所言,常天何尝不知。不瞒徐将军说,前些年就有人曾经怂恿家父,不过父亲大人并未同意。这次父亲书信中也未提及,不过我确实听说有些人再次建议此事。此一时、彼一时,这一次估计是大多数人都有这样的想法呢,恐怕是众意难挡啊。”常天说的都是实情。“少将军如此坦诚,徐明也就无话不说了,其实这件事本身应是利大于弊,少将军大可不必阻挡,反而应顺水推舟才是。不过,此前应先夺取大散关或荆州,把握主动权。”徐明在原玄黄帝国能够做到上将军,当然不仅仅是武夫那么简单,话说到这里,常天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想必一是提前表态让常家父子知道自己在这件大事上的基本态度,因为徐明毕竟是玄黄帝国旧将,如要单独镇守西北,在这个原则问题上就必须互相坦诚;二来也想尽快立些战功吧。“那徐将军认为大散关与荆州攻取哪一边比较合适呢?”其实常天和徐明在战略上的构想基本是一致的,不过他还是想进一步问问。“大散关,因为荆州与袁霄势力范围过于靠近,难免会多树强敌,而且我方水军难以肩负攻打荆州重任。”“徐将军所言正与我不谋而合啊,呵呵。那就这么定:请将军先作好攻打大散关的准备,回漳州后我视情况通知将军,高手公式资料西北就暂时拜托了。”常天非常满意徐明在那件大事上态度的明确,也知道既然徐明自己提出攻打大散关,必然已是有了计较,自己大可安心回趟西川了。回到漳州常天第一时间将师傅被何士岩所害之事禀告了父亲,常礼为老友如此离去自是哀伤不已,吩咐儿子这个仇必须找何士岩、张敏算个清楚。。这一年的大年三十在常天的提议下常家与唐家是在一起过的,因为唐门总部已经搬迁到漳州,刚好这次越清和越楚兄弟也随同常天一起回来过春节,就索性聚在一起了,当然也没忘请了唐婧。这次留守西北的只有徐明、裴元仁夫妻、龙获、杜挚,其他副兵团以上将领按照常天的意思都回了西川。这些安排当然也是常天与徐明秘密商议的结果。漳州,大都督府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唐松、唐婧兄妹及越清三兄弟与常家父子这顿团圆饭一直吃到凌晨方才罢休。常天一直忙到大年初十五,几乎与家在漳州的高、中层官员都见上了一面,并乘这个机会将西川这一年多的情况更详细的了解了一遍,当中的事情满意居多,尤其是经济方面因西部通道的重新打通,今年西川的财政收入达到了创记录的1400万两白银,人口也增加到700万,常天肯定了大家的功劳。至于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也未过分指责,而是根据实际情况提了一些改进“意见”。直到过完大年,常家父子两人才真正坐在一起商议往后的发展大计。“裴元仁这小子可真是检了个大便宜啊,哈哈。”常礼听完常天说的一些趣事,对裴元仁的婚事尤其感兴趣。“你和思思还好吧?”常礼冷不防的问了一句。“好,好,嘿嘿。”常天嘿嘿笑道。“真的很好?”面对老爷子的追问,常天有些懵了。“当然。”常天回答道,事实上他确实没发现哪里不好。常礼默然良久,最终还是没有没把那句:“那怎么没给我抱个胖小子回来”说出口。“父亲,听说最近不少官员建议西面称帝,可有此事?”常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他没忘记今天的主要议题。听见常天终于提及此事,常礼竟然还有点不太好意思,说道:“是啊,是啊,是有些家伙不知天高地厚屡次上书强烈建议,你看,这都是他们的写的,都被我骂回去了。”常礼边说边搬出一堆信扎来。常天大概翻了翻,书面建议的人里面包括了刘基、樊化等西川高级官员,数量几乎占了大半,就连岳父唐松也代表西川商界和武林门派上了书。另外还有什么民间请愿代表团什么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刘基的主意。“孩儿赞成此事。只是之前必须办妥一件事。”常天斩钉截铁的表了态。常天听到儿子也赞成自己西面称帝的心情,怕是比全玄黄的人都赞成还要高兴。说实话,谁不愿意称孤道寡,哪怕是过过瘾也好啊!只是这片江山实际是儿子打下的,而且将来也始终是儿子的。常礼也早就想好了,常天一天不同意,就必然有他的道理,自己就放一天。只是最近他开始担忧自己的身体是否能等到那一天,所以才会亲写书信叫儿子回漳州一次,看看常天的态度。没想到常天态度如此坚决、明确。“哦,办妥什么事?”常礼难以掩饰内心的高兴,笑着问道。“先取大散关,掌握主动权!”常礼一听就明白了这里面的厉害,连声说道:“好,好,你去办、你去办。”“父亲放心,我已经布置妥当,这次由徐明将军主持西北军事,亲自攻取大散关。这边我们已经可以一边做些准备了。”常天这么一说,常大都督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次那么多军团将领都回了西川过节,原来是麻痹对手呢!“有徐明出手,应该胜算很大。”常礼曾与徐明同殿为臣,当然知道这位上将军的本事。与父亲商量过后,常天一边紧急通知徐明按计划行动,一边密令王佐回漳州,凤鸣关守将按时间也早该轮换了,这次派去接替王佐的是老成持重、对常礼忠心不二的老将许文远,并加派了一万兵士。之后,常天特别找了越明。“开发攀花铁矿的工作进展怎么样了?”常天一直非常关心这件事情。“进度一直不理想,人工开采的速度实在太慢。我们一直在组织人力提高火药的效能,也取得了一些进步,但离实际需要还有相当距离。”越明回答道。“恩,这件事情得加快进度。另外弓弩的射程方面还有没办法提高,体积稍微大一些没关系,野战部队实用就好。”常天接着问道。“呵呵,这事还真有了突破,我们已经将普通弩箭的射程提高到了三百二十米,”越明兴奋的说道,但很快又耷拉着脑袋丧气的说道:“只是材料难找,需要鳄龙筋,没办法大规模制造。”“有没办法自己饲养鳄龙呢?”常天提了个建议。“这可是个好办法,但这个好象我们技矿司~~~~~~。”越明为难的说道。常天明白越明的意思,说道:“这个事情就让其他司去办好了。”大陆历1148年3月,天气:雪。大散关南,裴元仁率特种旅中的三千精英在徐明派的向导引路下,穿越冰天雪地的高山由一条秘径向大散关后面开进。大散关东三百公里的老鹰山,独立兵团大部及杜挚的轻步兵团、重步兵团一部分约十七万人,静悄悄的等候着徐明的进一步行动命令。徐明在计算着裴元仁的行程时间。大散关内。城墙上的兵士两两闲聊着,根本没去担心这种时候可能会有敌人!大散关守将雄海林与一般手下将领们这段时间一直沉醉于一种叫“投壶”的游戏,这个游戏的规则是将投掷者的眼睛蒙上,然后将花瓶任意放在二十步开外的地方,谁将箭矢投入壶嘴最多,谁便是赢家。显然雄海林的工夫要高得多,这些天赢了不少银两,心情一直不错。冬季进攻大散关的历史没有过,而且该关理论上只会一面受敌,不象其他城池会受到四面八方的攻击,所以一般守城将兵在整个冬季都是漫不经心的,况且以大散关的整个防御设施,只有脑筋出了问题想送死的人才会强攻硬打,西面因为属于自己控制的区域,防御更是松懈,节才过完没多久也是造成守关将士思想松懈的一个原因。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年徐明就是率几百亲兵由南面绕过大散关进入西北的。裴元仁等到达大散关东面后,清点人数,还剩两千四百多名,没能跟得上的在那种恶劣的气候和地形下估计是难以生还了!众人没有时间为战友悲伤,迅速穿戴起早已准备好的当地人衣帽。裴元仁抽出五十名特种精英按计划先分散入关,其余人等候在关外。在荷花那大大的肚子,连连哎哟呼痛的掩护下,夫妻两人没费周折便进了关去找医生看病,其他士兵大部分也混了进去。只是有三个不小心被守门士兵看出些破绽,从他们的体格和生满老茧的双手上一眼就知道是个当兵的。等守门士兵一级级将这个情报送到雄海林那里,这位守关大将不耐烦的挥挥手吩咐手下拷问、拷问是哪里派的奸细,就又去玩他的投壶游戏了,手下见主将根本不当回事,就草草伺候了一下那三个倒霉蛋,见问不出什么,也就关进牢房,不闻不问了。倒不是雄海林觉得游戏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而是他早打听清楚常天及手下将领十之八九回了西川过年,压根就没想到人家开始打他的主意了,他最多认为是哪方面派来的奸细刺探情报的。这会徐明的大军正急行在路途上,在离大散关一百公里处,徐明加派了五十多组便衣捕杀大散关的侦骑,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因为对方就算是夏季派出的侦骑最远也就是一百公里范围内,冬季最多是五十公里,再加上那些兵士偷懒,到了夜间更是不知道跑去哪个村庄烤火去了。按照徐明与裴元仁的约定大概是凌晨三点到四点左右务必打开城门。裴元仁一行进关后清点人数,才发现少了三人,一直等到凌晨一点也没见人,这种情况的发生大家都知道可能意味着什么,裴元仁与荷花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果断下令,行动继续。几十个黑影乘着夜色的掩护,轻松地清理了大散关东面城墙一段大概三百米宽范围打着瞌睡的守城士兵,一名特种士兵学着狗叫了几声,下面立刻传来了几声回应,一个多时辰后,三千特种旅的精英份子用绳索全部爬了上来,整个过程竟然没发出一点响动。等到那三千特种旅士兵一路干掉几个小队的巡逻守兵,摸到西面城楼的时候,就大局已定了。徐明的大军呐喊着冲进关内,却发现怎么没有敌人?原来是裴元仁的活干得太漂亮,人家现在都还在倒头大睡呢。结果大散关守将雄海林及以下五万部众就这么心不干情不愿的做了俘虏。这次夺取大散关,特种旅又建奇功,也就从这时候开始,常天开始给予特种旅士兵特别优厚的待遇和很高的荣誉,一般士兵每月的饷银是其他部队的两到三倍,官衔也高出许多。后来很多有门路的士兵甚至军官都开始托关系想往特种旅调,搞得裴元仁不甚其烦,干脆在自家门口放了块挺大的石头,说是只要抱得动的就收,否则请回,结果还真没人搞得动。直到唐三少爷、唐副团长听说这事后,来了兴趣,非要去试试,没想到连他也抱不起来,这小子一气之下轮起撼天棒就把块石头给砸烂了,砸完一看才知道这是裴元仁故意请人将另一块更大的石头埋在地下,上下石块穿了洞很巧妙的串在了一起,所以谁也休想搬得起来。等到裴元仁听到响声跑出来看,唐越楚知道坏了兄弟的事,早溜了。元仁当然也清楚谁才有这个本事,只是苦无证据,反正过后很长一段时间,唐越楚都躲着裴元仁走。大散关丢失的消息传到汴梁,何士岩大骂雄海林这个结拜兄弟简直就是个饭桶,恨自己有眼无珠。何亮马上请求派兵夺回大散关。军师马金星在得知是徐明的杰作后,两眼呆呆的望着前方,良久不发一言,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直到何士岩骂够了,何亮提出夺回大散关的时候,他才长出一口气,说道:“晚了!”

  第2020020期奖号:296,试机号:506。

,,管家婆精选资料八码中特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