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 >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 >
第五章西北剿匪(19/105)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05-29 19:15
(更新时间:2004-12-1011:23:00本章字数:6987)大军出动扫匪患,玄黄名将归真主。进入春季后,就在东方大陆各方磨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了常天等人面前,那就是匪患。西北的匪患,俗称“马贼”,就是在玄黄帝国鼎盛年间也难禁绝。原因一是官府腐败、西北民风剽悍;二是地贫人穷;三是地理环境制约,官府追捕不易。之所以称这些盗匪为马贼,是因为西北的西部地区不适合翼龙生存,没那么多食物养得起,所以绝大部分盗匪都只是骑马,还有就是他们没有固定的根据地,结队而来,呼啸而去,身为盗匪大部分时间都必须在马上渡过。西北的马贼多如牛毛,但真正能威胁到大商队的只有不到十股,因为商队一般都请得有雇佣兵,没点本事的人也不敢去端雇佣兵这碗饭,而马贼的基干都是流民或者一般的贫民组成,所以小股的马贼不敢去找死。能威胁商队的十股马贼中又以牛虎、荷花、独臂刀三股最大,危害最烈。常天在接到不断有商队遭到袭击的报告后,决心尽快切除这些西北毒瘤,他一边督促唐、裴二人尽快行动一边叫来负责情报工作的唐雷吩咐尽快将这些匪首的资料送给自己。前面已经说过唐松的四大弟子风、雨、雷、电早就加入了常天的情报组织,常天策划组建的情报机构这时候已经初见雏形,分军内军外两大部分,军外的以唐家哥老会为骨干,实际负责人为唐风,军内的叫特别调查大队,名义上属于军事委员会直接领导,实际负责人是唐雨。这个唐雷还属于唐风体系,现在负责西北区的情报工作。这两块情报组织名义上都属于唐越清管辖,但因为他现在的主要精力都在军政方面,所以实际还是由常天亲自控制。常天不是不知道治理匪患的根本在于民富自然平,但时间上不允许他采取这种政策。唐越清在廊州召开了剿匪军事会议,并按常天的意思确立了官民结合、边剿边抚、穷追猛打、不留后患的十六字方针。在具体战术上他提出了擒贼擒王、引蛇出洞、包抄偷袭等。从四月份起一场大规模的剿匪战役在西北打响了。首先是以牛虎为首的万多匪众终于耐不住诱惑,冒险出动抢劫商队,结果被裴元仁的特种旅和商队的雇佣兵全歼,牛虎拒绝投降被裴元仁所杀。大部分小股的盗匪在地方民团的抵抗和唐、裴二人的正规军围追堵截下纷纷瓦解,一部分被消灭,一部分投降,还有一些自动解散了。但以荷花和独臂刀为首的两股最大的马贼却始终不见踪影,好象凭空消失了一般。唐越清和裴元仁站在地图面前苦苦思索着对方究竟藏在了什么地方,这么大股的部队不可能不露出马脚啊!“唐将军,你说他们会不会分散了队伍,隐藏起来了?”裴元仁突然想到这一点。“有这个可能,但独臂刀与荷花这两股恐怕不会,这些马贼一旦分开就象是一盘散沙,想再聚拢可不是那么容易。”唐越清沉思着说道,紧接着越清死死的盯着地图自言自语的又说道:“是不是躲在一处什么隐秘的地方,但他们总需要补给吧?”“唐将军,会不会他们藏在一个我们根本想不到的地方呢?”“哦。”唐越清眼睛一亮,在地图上又细细的搜索起来,当眼光扫过廊州往西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好半天,唐越清才哈哈哈大笑了起来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看着裴元仁不解的眼神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越清解释道:“之前我们都是依靠民众提供线索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按照补给和马力计算对方可能藏身的位置,这本身没有错,但我们惟独有一个地方疏漏了!你看,廊州往西八百公里是荒芜人烟的地区,按正常情况下马贼不可能在这附近出没,因为无法补给,但是西边有个维尔国就不同了,这个小国是个绝对中立的国家,只要有钱就能买到需要的任何东西,所以基本可以断定他们一定就在廊州与维尔国这八百公里之间。”“唐将军高见。”裴元仁兴奋的说道,不过很快他又问道:“那他们又在这八百公里范围内的哪里呢?”“如果没意外,他们必定在离维尔国两百公里以内的地方。裴将军,我再抽调五千骑兵与你,你去辛苦一趟吧。”唐越清对裴元仁一直都非常客气,因为对方不但年长自己几岁,而且军阶也是军团长,和自己平级,现在不过是临时服从自己指挥而已。“好,唐将军就只管听我的好消息吧。”裴元仁乐呵呵的执行追剿任务去了。裴元仁首先派出了十几股装扮成商人模样的侦察队,去摸清对方的具体位置,自己率一万多骑兵远远的跟在后面。就在离维尔国边境还有三百多公里的地方裴元仁接到前方送来的消息,在离两国边境一百五十公里处发现有一队人赶着大车往北走去,车上装的好象是粮食。裴元仁吩咐继续监视,千万不可惊动对方,一边催促部队火速前进。来到手下汇报发现敌踪的地方,裴元仁勘察了一番地形,不禁对马贼首领的头脑颔首佩服。如果不是手下运气好,刚好碰上对方押运粮草,否则根本发现不了大路右边还有一条通往北边的通道。手下持续送来了马贼的藏身之地,裴元仁决定攻其不备。当裴元仁的骑兵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开始了冲锋,那些马贼才匆忙上马应战。按照裴元仁的经验,这些乌合之众还不是一击即溃,可这次他发现自己错了,对方不仅数量多过自己,而且个个都顽抗到底,特别是有个蒙着脸的匪首提着一根长枪,领着几十名亲卫杀了不少裴元仁的手下。这些马贼实在顽强,虽然明显不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的对手,但却死战不退。裴元仁看着这种情况,决定先杀掉对方的首领尽快结束战斗,拍龙向蒙面人杀去。没想那蒙面首领武功竟然不弱,打了十几个回合把裴元仁搞得火起,看着对方一枪如迅雷般刺来,不躲不避,待枪尖刚穿过左手戟的中央,一扭腕,“咔”的一声将对方枪尖给拗断了,右手戟挥手便打了过去,蒙面匪首没有武器可挡,狼狈的闪下了坐骑, 平特一肖最准资料裴元仁跳下翼龙,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举起右手正想结果了对方, 平特一肖官网资料方才落到一半, 免费平特一肖资料大全竟然生生的定在了那里,因为他看见了一张脸,一张令他心跳不止的女人的脸,裴元仁直到死那天都不承认见过还有哪张脸比这张更漂亮、更迷人。“你就是荷花?”裴元仁声音微微有些发颤。“是又怎样。”荷花冷冰冰的声音敲醒了裴元仁,这可是在战场!“叫你的人放下武器,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裴元仁的戟尖远远的指着荷花说道。荷花缓缓的站起身,望了望整个战场,无奈的从身上拿出了一个象口哨的东西,吹了几下,只见所有的马贼都停止了抵抗。裴元仁在这次剿灭以荷花为首的马贼战中,创下了他一生再也没有突破的两项记录:一个是已经砍下的武器可以半途收回去,以前没有过,以后也没有;一个是在咽喉没出毛病的情况下说话的声音竟然发了颤,而且还是对着一个女人!当然裴元仁对第二点是不会承认的,就连荷花后来笑他,他也死活不认帐。就在这同时,在宁川的常天接到了一个可靠的消息:一帮规模不小的马贼正昼伏夜行向东北方向流窜。常天和范幼冲打开地图查看,确认了这伙马贼的目的一定是丰泽之地,从规模看必定是独臂刀一伙。“好,来得好,范将军请你坐镇宁川,我去会会这位独臂刀。”常天显然对这位匪首发生了极大的兴趣。“少将军,对付这群盗匪何劳你亲自去呢,随便派员大将去就够了嘛。”范幼冲觉得常天是不是太喜欢战场的味道,一有机会总忘不了亲自披挂上阵。“范将军,你可知道这位独臂刀的来历?”常天高深莫测的问道。“不知道。不就是个大马贼吗?”“此人可不是一般的马贼啊!还记得当年被称为玄黄帝国军中长城的徐明大将军吗?”“记得。不过不是说他兵败殉国了吗?”范幼冲奇怪这个马贼怎么和当年闻名玄黄的徐明拉扯到一起了。“独臂刀可能就是徐明!”常天的这句话令到范幼冲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所以我要亲自走一趟。此人可是个了不起的将才啊!可可尔如果不是因为顾忌他,早两年就想南下了。可惜国家衰败,英雄无用武之地!”常天感慨的说道。徐明四年前那八十万军队是什么原因那么快战败?还有他是怎么奇迹般的还活着并且成了“独臂刀”的呢?这些都是常天急于想知道的。西北的气候不比南方,冬就是冬,春就是春,四季分明,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大概是受气候的影响,民风虽然剽悍但爱憎分明,所谓有恩必报、有怨也必报这句话,在西北人身上表现得特别突出。初入宁川的常天并不太受人欢迎,但经过半年后,人们发现常天确实做到了没在西北搜刮民脂民膏,而且许多利民的措施都落在了实处,尤其是对于农民的政策更是千百年来所没有,至于杀掉的那些叛乱份子,一般民众才不会去关心这些,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肚子能不能吃得饱,生活得怎么样。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常天在西北的威望日渐提高,其统治地位也被普罗大众所接受,这也是那些盗匪慢慢走投无路的一个主要原因。常天将宁川防务交给范幼冲后领着龙获和唐越楚就出发了,一共带了二万骑兵。常天决定绕在独臂刀的前方进行堵截,所以他没有面对面前进,而是按照估计的独臂刀往丰泽之地的必经要道而去,准备提前一到半天到达目的地等着对方。常天选择的地点是个叫羊村的地方,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地势平坦,虽然叫羊村,实际因为这里太靠近金帐汗国,早就人去村空了。常天命令士兵只准吃干粮不得生火做饭,并放出游骑侦察独臂刀军的动向。等到晚上,终于有了消息,离羊村三十公里发现有近二万的盗匪在扎营,常天估计是独臂刀及其部下,因为西北只有独臂刀才拥有这么多手下。常天没有采取偷袭敌营的计策,是不是因为害怕不得而知,但他有自己的想法。第二天,当常天军距离敌军剩下二十公里的时候,被对方的侦骑发现了。常天似乎是故意给对方留下逃跑的时间,仍然不紧不慢的前进着。“首领,前面二十公里发现常天的军队,大概两万人,军旗上写的是常字。”独臂刀默默地听完手下的汇报,只说了两个字:列阵。两军对圆,双方的主帅都在打量对方的阵型,都不禁暗暗称赞。常天的军队训练有素,衣甲鲜明,不必多说;独臂刀的手下名为马贼,却是按照正规军的阵法排列,虽然衣杉凌乱,但马上的骑士却是个个精壮,面对着常天的正规翼龙军根本毫无惧色。这也更加证实了常天得到的情报是正确的。常天拍龙首先向两军中央而去,挥手阻止了想跟上来的亲卫;独臂刀稍微迟疑了一下,也走出了队列。两人隔着三米的距离勒住了坐骑。“你是常天?”“正是。你就是独臂刀?”对方没有回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这个称呼。整整几十秒的时间双方都没有说话,西北的实际统治者和西北最大的马贼首领就这么互相打量着对方。“这就是那个讲出出川勤王高论、谋夺荆州、计取官亭、将马金星赶出西北、把自己差点逼得走投无路的常天?这个少年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难道真的那么厉害?拥轩辕剑,推行新政真的都是眼前这个人?”独臂刀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个近四十岁的黑瘦独臂汉子就是当年名满东方大陆玄黄第一战将徐明?从年纪上看倒是符合,只是传说中徐明是个三十多岁相貌堂堂的大将军啊;在独臂汉子身上隐隐感觉到指挥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杀气,还有那深藏不露、冷静果决的名将风范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学到的;没错,就是他。”常天更加肯定了对方的真实身份。“为什么不夜袭?”独臂刀冷冷的问道。“一是敬重、二是在徐大将军面前偷袭怕是占不了便宜!”常天边说边观察着对方的反映。“徐明已死,常少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独臂刀面无表情的说道。“徐明将军乃我玄黄第一战将,可可尔草原一代雄主竟然都畏惧于他,在下佩服之极。只可惜他一世英明,却不明不白的葬送在那短短一个半月的时间里,世人以为乃徐将军无能,可在下不这么认为,这里面必定有极大的冤屈,您说是吗?”对方听见这些话瞬间流露出的一丝悲愤神色,没有逃过常天的眼睛。“那与我何干!常少将军,本人佩服你的天资才华,本不想打这一仗,不过既然你来了,那我们就决一胜负吧!”显然对方仍不为所动。“阁下错了,常天此次前来,并非是想大打一仗!”“我为盗匪,常少将军代表官府,怎可并存?”“阁下所率部众,据在下所知,这些年并未扰民,虽偶有袭击商团,也是挑选不仁不义的家伙下手,部众所需开销都取之地方豪强。所以,我们之间并非是敌人,却可能成为朋友。”常天稍微表露了一下心意。“哈哈哈哈,朋友?在下可不敢奢求。既然常少将军认为我们不必一战,那就请让路吧。”听得出独臂刀的苦笑声中带着那么一点无奈和悲哀。“难道你就不为手下将士的将来着想吗?丰泽之地金帐汗国已签约割让与我。”“什么?可可尔竟然将丰泽之地割让给了你?”对方有些不信。“千真万确。”常天的意思是想让对方知道那块地方现已属自己管辖。“那好,我答应你不动那里的一草一木,只是借道而过。”独臂刀这么说等于作出了不袭击常天势力范围的承诺。“玄黄分裂,国土沦丧,难道阁下就不想为玄黄百姓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吗?此去北上草原,远离故土,区区二万人马又能有何作为?请阁下三思啊。”常天从对方的话里大概明白了其北上草原,骚扰可可尔后方的企图。“人各有命,怎能强求。常少将军天降重任、生逢其时更兼才华横世,前途不可限量。我本武夫,能与外寇决杀疆场,马革裹尸,此生足亦!”听见对方最后的那句已经暗示自己身份的话,常天下了坐骑,其后的举动令两军将士瞠目结舌。只见常天走到徐明面前,长揖到地,万分诚恳的说道:“请徐将军助我消弭内乱、统一玄黄、驱逐外寇!”由于常天是运了内力说的这些话,两边的将士都听得清清楚楚。徐明仰望蓝天许久,深深长叹一声,终于翻身下骑,一步步的走到常天面前,猛然拜倒在地,也运起内力高声说道:“良禽择木而栖,徐明愿随常少将军。”常天也赶忙拜倒在地拉起徐明,眼圈都红了,哽呜着说道:“小子能得将军相助,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在双方将士的欢呼声中,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徐明的加盟,是常天霸业中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徐明在原玄黄帝国中素有“军中长城”的称号,官拜上将军,辖制西北、北方两大军区,常年镇守北部边疆,统兵七十万,手中的那把“玄月紫金刀”有东方大陆第一刀的美誉。由于原玄黄帝国没有设元帅,徐明的上将军已是最高的军衔,地位尚在寒必从之上。关于那段往事,徐明一直讳莫如深,直到许久以后,他自己主动提起,常天才得以知道那段令人闻之心碎的玄黄战败史:早在两国开战前,玄黄帝国因国库空虚,前方将士缺衣少食,不要说兵饷,就连正常的武器更换都不可能,这样的情况下,士气可想而知,逃兵事件几乎天天都有发生。徐明感念天佑皇帝的知遇之恩,一直勉力支撑着对付北方强国。战争全面爆发前,名义上徐明可动用的军队为七十万,但其中二十万在西北对付张成的流民起义军,十五万镇守燕平,大散关守兵十万,真正能机动掌握的兵力只有二十五万。徐明在察觉可可尔会将玄北平原做为主战场后,上书天佑皇帝请求暂时放弃西北剿匪,将玄红、玄白二十万大军调回玄北平原准备对付外敌入侵,本来天佑已经准备忍痛将西北丢给张成,可陆伯明说了一句“攘外必先安内”的话,令天佑错误的判断了形势,没有同意放弃西北合兵玄北平原的建议。等到战争爆发,可可尔令左路兵团二十五万攻燕平,自己亲率四十五万大军取中州,另外十万军队在买通大散关副总兵汪才后一举偷袭成功,那二十万军队想撤也撤不回来了。中州是玄黄帝国都城汴梁的北大门,所以必守。徐明不得已在中州与可可尔进行了一场军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的战役,可可尔的四十五万大军全部是翼龙骑兵,徐明的二十五万军队只有十万骑兵。战役开始后,虽然这些士兵对朝廷极其不满,不过在遭遇外敌入侵国家危亡的关头,所有的将士都舍身杀敌,他们撒尽了最后一滴鲜血,连弓箭兵在射完箭只后也加入了肉搏战。最后徐明也提着他那把玄月紫金刀亲自上阵了,可是力量相差实在过于悬殊,整整一天的厮杀,徐明在斩杀敌军无数之后,战骑早已力尽而亡,自己也终于气力衰竭无法支撑,眼睁睁的望着敌军一名万夫长举刀劈向自己却无力躲避,是身边的亲兵及时推了他一下,才只是掉了一只臂膀。徐明最后是在亲卫们的拼死护卫下才得以侥幸生还。尸横遍野的战场大部分是玄黄士兵的尸体,那种惨象令到生还的人谁也不愿意再去回忆,连徐明也不例外。战败后的徐明收罗了一些幸存的部下,准备往西北寻找那二十万大军,图谋东山再起。没想到的是西北的那二十万官兵在听说大散关丢失、徐明战败之后内部产生了极大的分歧,后来大部分被张成所灭,剩余的一些忠勇之士碰到徐明后一直跟随着他转战西北,直到遇到常天。至于帮马金星攻打花旗镇那仗,常天不用问也明白了徐明的动机,部下需要银子生活嘛,假如当时玩起真的,那越清可就麻烦大了!常天给徐明的职务是这样安排的:军事委员会委员,排名在常天之后、樊化之前;全军副统帅兼独立兵团团长,实际就是徐明原二万部众加另外在西北新招募的新兵组建的新兵团,共八万人。当常天等回到宁川后,裴元仁亲自“押解”着匪首荷花来见常天,请示如何处置。常天看了看美得令人心颤的著名女匪首身上那稀稀松松的绑绳,瞪了一眼裴元仁,挥了挥手,说道:“拉出去,砍了。”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原标题:世卫组织发起在线慈善音乐会获得积极响应 外交部:希望美方一些人能够观看一下这场音乐会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查询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
推荐阅读